Summer don't know me.

渐渐

还是袁华&马冬梅……我真是一个长情的爱炒冷饭的永远生活在北极圈的人。

汽水儿的后续吧算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堆啥玩意儿,不好看,挺闷,就当做是写给自己的吧。

可能还会再写后续吧……

#题目选自秋山羊子的歌,歌名是どん。

————————

渐渐。



“是小袁啊,进来吧。”

袁华关上身后的门,脸上带着拘谨的笑。

“王局,您找我?”

说起来,自打毕业参加工作,算起来也快十年了,但他面对领导时还是有些拘谨,有些手足无措,像个实习生。他看着对方的双眼——其实是眼镜,或者是额头,挺真诚的样子,坐在那里规规矩矩的像个小学生,就像他爸爸办公室里那盆不知名的绿植,被打理得干净整齐,没有刺儿,也不开花。他在那儿就特安静,该干啥干啥。总结会时领导表扬他“踏实肯干”,回想起来,也没别的可说的了。

“小袁啊,你来咱单位几年了?”

“今年五月就整八年了。”

“毕业就来了?”

“嗯。”

“不错不错,我看了,你是那批分数最高的,很优秀啊!”

……就这些没营养的话题吧,领导总得说上很长很长时间。被领导,尤其是管人事的领导叫到办公室,绝对是有什么事的。这简直是真理了,可领导不说啊,非得绕啊绕,然后趁你不防备的,一个拐弯——

“对了,”领导好像刚刚想起来似的,“你一直都是在工程口是吧?”

“对。”

“上周会上,大家讨论决定,给你调到办公室去——你们处长跟你说了吧?”

“……说了。”

“好,你什么想法?有困难吗?”

“听领导安排。”

他倒也不是那种痛痛快快的人,他啊,说好听点儿叫组织性纪律性强,说难听了就是凑合,怕惹麻烦。不过他上学的时候可不这样,挺张扬的。估计以前的同学见了他,都得吓一跟头。

袁华就这么交接了工作,从一楼搬到了三楼。东西全是他自己抱上去的,其实也没啥,一个杯子,几个笔记本,几本书,还有一盆仙人球,同屋的大姐看着他直乐。

“你倒是干净!”

新的工作说起来挺简单,接待。技术含量为零,却是袁华最不爱做的,他看图纸行,看人却愁得慌。

“领导说了,接待这边儿是咱局的对外形象,得找个长得好看的。”

大姐挺爱逗他。说来挺奇怪,单位里的大姐们,都爱逗小年轻玩儿,尤其是这种长得顺眼的。而且更奇怪的是,从姑娘变成大姐的节点就是结婚生子。一个青涩的小姑娘,生个孩子,一下子就变成了东家长李家短的大姐。

真让人唏嘘。

大姐们还有一项爱好——介绍对象。

“小袁,你今年三十……三十一了?”

大姐们通常不会等袁华回,就会继续说下去。

“还没对象呢?”

“大姐帮你问问,你要什么条件的?”

什么条件呢……袁华自己也说不清楚,说到条件这俩字他脑海中飘过秋雅的脸,紧跟着大学时的女朋友,还有刚刚分手不久的女朋友,转了一圈儿秋雅又回来了——还穿着校服,笑着的。

秋雅快要结婚了。

喜帖是快递到他单位的,他打开信封,就一张喜帖,也没个说明。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去时,接到了秋雅的电话。

“你来吗?”

这话说的,我能不去吗?喜帖都拿手里了。

“嗯。”

同学结婚的酒席,袁华就去过一个,加上秋雅这个是第二个,他高中时人缘特差,人家都懒得联系他,马冬梅是唯一一个觉得他这人还不错的。

“没袁华我得补考多少回物理啊!”

于是他就去参加了马冬梅和夏洛的婚礼,还给随了挺大一个红包。

秋雅这个得随多大的?

他也没来得及多想。这儿的工作,说忙也挺忙,闲起来也就只能喝茶发呆。局长办公室就在对过儿,不敢松懈,就翻翻报纸,抄点大会精神之类的。

“袁哥,收废品的大姐来了,您这屋有废旧报纸么?”

袁华抬头,是负责后勤的小张,身后跟着提了老大一个蛇皮袋子的大姐,正在向屋里张望。

“有,你等我一会儿。”

袁华收拾报纸,手忽然顿住了。

那……马冬梅?

他猛地抬起头,门口就剩下小张一个人了。

“怎么了袁哥?”

“……没事。”

那天中午像是打开了闸口一样,袁华想起了好多好多以前的事,包括高中时对秋雅的小心思,包括夏洛搅和着换了座位。他想起马冬梅抄他的作业,考试的时候也抄,那时候他没少喝马冬梅孝敬的北冰洋。

然后他想到了高中毕业,马冬梅惋惜说以后就抄不上了,为了感谢你这一年来的照顾,我请你吃个麦当劳吧。

袁华本来觉着这怎么好意思呢,然后收到了一包薯条。

袁华又想到了大学刚毕业那会儿,爸爸被双规,妈妈跑去了美国,身边所有人都唯恐避之不及地消失,他哪儿都没去,就在家看着空空的墙发呆,这时马冬梅打来了电话。

“师父。”

抄作业抄出了个师徒关系。

“师父,我结婚啦!”

袁华记着当时的马冬梅,还是大嗓门,生龙活虎的,什么时候都乐呵呵的,跟个二百五似的。

嫁夏洛还能美成这样。

袁华乐了,挂了电话就给她包了一个挺大的红包。

感觉她应该过得挺幸福啊……婚礼那天她开心得像个傻子……

可门外的马冬梅——没错那就是马冬梅,虽然好久好久没有联系过了,但袁华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可是却和记忆中抄作业的她、婚礼上笑的见眉不见眼的她完全不一样了,却像是被生活压垮了。

袁华就胡乱琢磨着,笔记再也没动过笔。他想起手机里存着马冬梅的手机号,好久以前的,也不知道换过没有。

他拿起手机,找到了马冬梅。

他盯着那个名字看,直到屏幕暗下去。

他叹口气,退出通讯簿,把手机扔在了一旁。

评论(2)
热度(18)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