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KT]…Will Burn this City.(2)

24的设定是长大后的小诚,没有留加,光一就是光一。

我就是心疼小诚,想让这孩子活着,想让这孩子找到幸福。



——————————————


二、



人类的大脑对于记忆的存取是个很有趣的过程,曾有人将此比喻为在宫殿的各个房间中寻找物品,这个物品也就是散落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碎片,将这些碎片一点点拼凑起来,最终形成已有的记忆片段。

另一方面,大脑的开发和利用也不是我们可以去控制的,也就是说,我们并不能去决定自己要想什么,或者能记住什么。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的累积,有些存储在记忆深处的片段还可能会被替换,被篡改,或者被深深地埋藏在宫殿的角落,或者再也找不到了。

目前对于堂本光一来说,这个宫殿正一片混乱,打个比方来说就是级别不太高的地震,虽不至于整个塌下来,但也是在咔哒咔哒地动摇着。

还好在大脑混乱时,我们还会启用一个备用机制,这个机制叫做下意识。

总之,在对方更加不爽前,努力道歉吧。

“实在对不起!”堂本光一用标准地九十度鞠躬,语气尽量沉痛,“都是我的错!包子我会赔的!”

“……嗯……”对方楞了一下,很为难地开了口,“包子好像不是我的……”

“啊啊啊啊不是!是您的头发!!您的头发我会赔的!虽然我的发量的确是有些危险,但是我会尽我所能来负起责任!”

——由此可见这个宫殿动摇得,还是相当厉害。

短暂地沉默让堂本光一心里越发慌了起来,在他开口补充些更傻的话前,对方噗嗤一声笑了。

这个笑声成功地缓和了现场气氛,堂本光一有些诧异地抬头,看着对面一手端着包子(包子拿下来了)一手捂着嘴偷笑的男生(长发……而且明显毛量比我多),有点卡死的宫殿总算是开始重启了。

这意思是……不生气了?

“算了算了,”对方的眼睛笑眯眯地看着堂本光一,“我不会和您要头发做赔偿的。”

堂本光一松了口气,对方有着很明亮的眼睛和相当有感染力的笑容,就连不应该笑的堂本光一也忍不住笑了。

不过呢,他还是觉得有点……奇怪,这双眼睛莫名地……怎么说呢?让人觉得好怀念啊……

“如果真的觉得抱歉的话,不如请我喝咖啡吧。”

看不出岁数的男生向堂本光一眨了眨眼,没等他搭话,慢悠悠地又补上了一句:

“光·一·前·辈~”

重启途中的宫殿再一次遭受到冲击。

对方依然乐呵呵地欣赏着堂本光一张口结舌的精彩表情,觉得玩够了才慢慢开了口:

“光一前辈不记得我了吗?好伤心啊……”

可是他一丁点儿都不像是伤心的样子。

“学校里另一个堂本哦~”

——就像是找到了钥匙。

相貌是有些变了,眼神变了,衣着装扮更是变了很多。

对啊,这双眼睛,这个笑容!

“好奇怪啊,前辈应该很难再遇到其他的堂本了……”

最深处的房间一下子就被打开了,无序的碎片拼凑成了一个很阳光的笑容,还有个名字跳到嘴边。

“小、小诚?”

虽然交往很少很少,但是“另一个堂本”那天真无邪的笑容确实是给自己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然而眼前这位青年,这个男生,笑起来依稀还是少年的模样。

“不是哦前辈。”

“诶?!”

“已经不叫诚了。”同样姓堂本的后辈将包子递还给堂本光一,随后低下头从包里掏出纸巾擦了擦手。


“改名了,”他说,“前辈叫我刚就可以了。”



TBC.


——————————

好短!

评论
热度(16)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