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Will Burn this City.(4)

庆祝520。先把关系定下来~
存货都贴完了……


——————————————


四、




关于中学时代的事情,堂本光一基本上不去想的。

就给它放在小盒子里,锁上,把钥匙扔掉,再塞进宫殿最角落的那个房间的地板下的暗格里,放好后踩上两脚,再用厚重的书柜压住,锁好门,浇上汽油,一把火烧个精光。

可以的话真想这么做。如果没有那个以爱为馅的包子的话。

结果呢?这个盒子又被端端正正地摆在了眼前,即使不用打开也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盒子摆在桌上,桌子对面坐着当年的堂本诚。

聊些什么呢?

多年不见的校友,或许是要叙叙旧的,但这个念头从一开始认出后辈时就被否定了,就像是为什么要改名,这种问题也是,隐约知道答案,但是要封印。

还有当年为什么会休学?为什么转学?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有这个念头时就需要立刻封印。

“刚君……这几年过得好吗?”

堂本光一在内心揍了自己。这算什么?把不想谈及的话题揉成一起提出来吗?

果然,对方搅着冰块的手顿了一下,抬起头,眼神到还是坦然。

“很好哦。”

然后像是安慰他似的又加了一句,“真的很好。”

堂本刚说的可能是实话——岁月对他很宽容,让他还有一双少年般的眼睛,清澈,直率,坦诚。他可能,真的很好吧。

不管这是不是堂本刚的温柔,但是光一觉着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后辈是个很健谈很开朗的同伴,有着独特的却不会为难到他人的幽默感,即使不叙旧也能找到很多话题,后辈不露痕迹地带动着话题,就连沉默如堂本光一,在只喝了两杯啤酒的情况下也说了不少。

回想起来真的说了很多。从便利店的表说到店长偷偷买的假发,然后还说了那个活在日剧里的姑娘,还说了上个月被老妈以生病骗回家相亲。

“诶?然后呢?”

“我刚下车就告诉我去某个餐厅,当时就觉着可疑了,然后老远看到两家人对面排排坐的阵势,我就偷偷逃跑了。”

“这也太差劲了前辈!”

“是哈——”

对方笑眯眯地皱着眉头数落的样子很有趣,不由自主地也就跟着笑了。

要是再仔细地回想一下,就会发觉堂本刚并没有过多地说自己的事情。目前除了知道他有个有钱的姐姐姐夫,拿着零花钱,偶尔去打工的闲散生活之外,就只有那句“真的很好”了。

不过堂本光一没有那么仔细地回想。他纠结于堂本刚的一句反问:

“那么前辈呢?”

“前辈这几年过得好吗?”

被这么问的堂本光一有些愣怔。好吗?我过得好吗?

这些年我好像丢了很多东西,我一直在逃避的就是这个可以让人过得好过着过得不好的现实世界。

可是我也不清楚,如果我不逃避又能怎么样?我或许可以考个很好的大学,成为医生,或者律师,挣钱,住大房子,那样是不是就可以称为“过得好”了?

他听到堂本刚轻轻地叹气,他抬起头,看到对方的眼睛。

可是堂本刚却躲开了他的直视,“……前辈。”

堂本刚抬手,将一束不听话的卷发别在耳后,显得脖颈修长洁白,轮廓柔和。

“我的手机找不到了,能借你的用一下吗?”

虽然他的手机就在他的右手边,可堂本光一还是鬼使神差地将自己的手机翻了出来解锁递给了他。

后辈接过了手机,眼睛却依旧看着坐在对面的自己,堂本光一觉着两杯啤酒的后劲儿还挺大。

后辈咬着嘴唇,露出一个小恶魔似的笑,然后才低下头,迅速输入了一个号码,拨通,放在右手边的手机响了。

“啊啊原来在这里啊我找了好久~”后辈笑着将堂本光一的手机还了回来,“真是不好意思啊,前辈。”

“不、没事啦,”堂本光一收回手机,灌了一大口啤酒。

“还有擅自把我的号码保存了抱歉哦,”堂本刚托着腮,一点儿都不抱歉地说,“万一我以后又找不到手机呢?手机这种东西,经常会不见的哦~”

“嗯嗯对对!”堂本光一就卯起劲往嘴里填饭,“@#→*+%&(总是找不到啊很烦恼呢手机哈哈)……”

刚才我有说这个家伙很少年么?我错了。

故乡的母亲,您看到了吗?您的儿子被特别可爱地暗示了呢。

您的儿子虽然迟钝,但不至于傻。虽然讨厌全人类,但这个后辈却是个例外。

嗯,那个包子,还真是挺神奇的呢……




TBC.

评论(2)
热度(10)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