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飞翔吧!滑板少年!

素素的滑板小车简直要笑疯我。

想象这么一个场景——阳光明媚,樱花吹雪,同学们三三两两地走向学校。忽然,在女生们小声的惊呼中,在男生们受不了的白眼中,一个身影,如流星划破夜空一般,嗖嗖地飞过,看不清他的脸,但是那矫健的身姿!那飘逸的长发!那神乎其技的滑板技巧,深深地烙印在山海中学每一个人的心上……

他,到底是谁!

——就是你素素啦,开学头一天同学们都没找到他,是因为头发不达标被老师赶回去理发了。

老师:怎么又是你?!上个月不是告诉你让你理发了吗?!
素素:我理了。
老师:理了还这么长!
素素:长得快。
素素掏出手机给老师看自拍,照片中他一头圆寸,一脸冷漠比哈特。
老师还要说什么素素给老师看了拍摄时间,上个月十号。
老师沉默,掏了十块钱递给他:去,理完了再回来上课。

素素课间上厕所都是滑着去的。

素素做值日去倒垃圾,滑着去。

素素中午去食堂,滑着去。

素素忘记带数学作业被老师赶出去罚站,滑着去。

老师:……多罚二十分钟。

邻居家小孩佩佩来家里吃饭,素素妈炖了排骨,喊素素吃饭。
妈咪一转头素素踩着滑板蹭地出现。
妈咪嗷一声一盆排骨扔地上了。
佩佩惊讶,素素冷漠.jpg。
素素妈咪狠狠地削了他。
中午妈咪和佩佩点了麦当劳外卖,素素白饭就青菜。
佩佩偷偷给了他鸡腿。

素素带着佩佩玩滑板版泰坦尼克,磕到马路牙子上。
俩人飞出去被种在小区花园里。

素素一般都会找没人的地方苦练滑板绝技。

再小一点的时候素素被派去接佩佩回家,他拿起滑板被妈咪削了。
幼儿园的佩佩头一次看到素素哥哥蹬自行车,他的脸依然冷漠,却难以掩饰内心的波动。

学校里的飞翔滑板社邀请素素加入,被拒。
社长哭着问原因,回答:我得接孩子。
社长有天在路上看到骑着自行车带着孩子的素素,觉得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老师已经放弃让素素剪头发,但是有个条件是得扎起来。
同班女生兴奋得要死,几乎每节课间都帮素素设计发型。
别人情人节收到情书和巧克力,素素每天都能收到各种发带和发卡。

友校滑板社来踢馆,飞翔社长无计可施派人去请素素。
派的人气喘吁吁回来:素、素水、他……
社长:怎么样!
派的人:去、去接孩子了!
素素接完佩佩又帮妈咪买了葱后才接到这个消息。
佩佩可激动:素素哥哥这是你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啊!咱们快……
素素一边挑葱一边冷漠脸:不去。
后来素素受不了佩佩的软磨硬泡终于答应去看一下。
于是友校滑板社看到一个骑着自行车梳着两个麻花辫的小姑娘顶着个冷漠脸出现,车后座上坐着一个长挺高手里拿着几根大葱的嚣张小子。
友校社长理所当然地问佩佩:你就是飞翔社的最后王牌?
佩佩挥舞着大葱:你瞎啊!我素素哥哥才是最棒的好吗?!
素素冷漠脸。
飞翔社长看见救星一般:素水同学!你终于来了!
素水环视一圈:几点了?
飞翔社长:六点半。
素水:哦,佩佩我先走了,一会菜市场关门了。

停了会儿又说:你把自行车骑回去。

交代完毕后转身掏出滑板飘走,剩下的人n脸懵逼。
佩佩一拍脑门:哦,刚才忘了买鸡蛋。

飞翔社长已经看开了:人类对输和赢追求,有必要么?

评论(8)
热度(35)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