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特里·普拉切特——《大法》

在多元宇宙各个维度的众多世界里,有一个事实是众所周知并且世所公认的,即大多数真正伟大的发现都要归功于瞬间的灵感。当然,起先肯定少不了许多劳心费力的基础性研究,但真正把事情搞定的却是,比方说,从树上落下来的一个苹果,又或者沸腾的水壶以及没过澡盆边缘的洗澡水。观察到这些的人脑袋里咔嗒一声,然后一切就都明白了。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我们之所以能发现DNA的结构,完全是因为当时那位科学家的大脑正好处于适宜的接收温度,又恰恰在那一瞬间看到了旋转楼梯。假使他用的是电梯,那么整个基因科学都会大大不同了。
这常常被人们形容为妙不可言。他们错了。这是个悲剧。灵感的小粒子随时飘荡在整个宇宙里,它们穿过密度最大的物质,就好像中微子穿过棉花糖做的干草堆,绝大多数都错过了目标。
更糟糕的是,那些正好被击中大脑的又绝大多数是错误的目标。
举个例子吧,有个挺古怪的梦是这样的:一里高的火箭发射架上挂着个铅做的油炸面包圈儿,在合适的脑子里这将催化出重力阻遏性电力发生法(其产生的能源价钱便宜、取之不尽而且完全无污染,需要它的那个世界为此已经寻寻觅觅许多年,并且因为求之不得而陷入了残忍恐怖又毫无意义的战争),结果如此重要的梦却被一只迷迷糊糊的小鸭子给做了。
关于一群白马奔驰于野生风信子之间的那个梦也撞上了同样的坏运气。它本来能让一个苦苦挣扎的作曲家写出一篇名作《飞翔的上帝》,将慰藉与救赎带给无数人,结果这位作曲家不巧得了疱疹卧床不起,灵感于是落到了附近一只青蛙头上,而这一位显然缺乏几项必不可少的条件,对于旋律的艺术很难有什么重大贡献。
许许多多个文明都发现了这一令人震惊的浪费,于是纷纷设法阻止它的发生,其中绝大多数涉及富于异国风情的草药或兴奋素,好把大脑调节到正确的波长,其过程很让人愉快,但却不很合法,并且也鲜少成功。
于是我们的柯瑞索,虽然在梦里得到一首好诗的灵感,本该可以吟咏生命和宇宙的奥妙,以及透过葡萄酒的杯底这两者如何更增添了光辉,但事实上他却什么也干不了,因为他写诗的才能跟一只土狼同样高明。
为什么众神任由这类事情继续发生?这至今还是个谜。

评论
热度(2)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