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一个相当不走心的奇幻故事。


得了一种没法好好写文的病。

素素的小车梗我能玩一百年。



你家佩佩,身为一名王子,按照设定得娶个公主。

佩佩爸爸,也就是国王,给了他不少钱,说你自己去找吧,这钱够你逛完整个世界的了,找到哪个算哪个。
这么没溜的国王也是少见。
佩佩带着行李箱,骑着马就出发了。
因为我懒得增加人物,佩佩虽然是个王子但是还轻装上阵,有点说不过去,不过佩佩的行李箱很厉害,是这个世界上非常珍贵的智慧花梨木(参见碟形世界)做的,首先,它非常忠心,有腿,会一直跟着主人走,还能在和主人分开时迅速找到主人的方位,其次,它脾气有些暴躁。

总之王子带着箱子就去了邻国,邻国国王接待了他,佩佩说了来意国王说公主有是有,也能嫁你,但是公主现在不方便啊。
佩佩问为什么,国王哭了,公主被巫婆拐跑了啊,你身为王子得去救她!

身为一个挺容易就能被煽动的王子,佩佩举着大宝剑,带着行李箱,雄赳赳地去找巫婆了。

不知道看到现在你们会不会觉得公主是素素,哼,不是的。

佩佩历经千难万险到了巫婆的城堡,正趴在玻璃上小心翼翼地瞅着,行李箱一脚踹开大门闯了进去。
我有说过行李箱脾气很暴躁吗?
佩佩没办法也跟着跳了进去,城堡装饰还挺简洁朴素,大厅里,有个黑衣服的人正在悠闲地喝茶。

佩佩拦住行李箱,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挺礼貌地说明了来意,并问那个黑衣人有没有碰巧看到巫婆去哪里了。

黑衣人放下杯子,谁说我是巫婆的?
黑衣巫师就是你素素啦。

素素招手让佩佩坐下,茶壶站起来给佩佩也倒了杯茶,犹豫了一会儿,也给行李箱倒了一杯。
素素喝着茶:你是王子吗?
佩佩喝着茶:是啊是啊!
素素喝着茶:你和公主是真爱吗?
佩佩喝着茶:不知道啊没见过的。
素素放下茶:没见过你来救?
佩佩喝着茶:是啊我是王子嘛我的使命就是救公主,这是我的人物设定。
素素内心OS:妈的xx。

素素把公主叫来,让他俩互相做了自我介绍,说你俩先相处一阵看看,培养出感情再说救不救的事。

公主表示都可以啊。

佩佩就先住下了,上午跟公主聊聊天,打打牌,中午吃饭,下午睡个午觉,傍晚素素起床,再一起喝喝茶聊聊人生啥的。

佩佩住了一阵觉得不是很懂你们巫师界。这天喝茶时素素问起他和公主的感情进展,佩佩忍不住问出了藏在他内心深处已久的问题——你是在做什么相亲行业吗?

素素叹口气,说我也不是特想要绑架公主,她在这里吃我的住我的,我也不是很乐意,更何况现在又多了一个你,但是我被诅咒了,想来想去只能用这个方法来解。
素素又说,你没注意到我去哪儿都得踩着小车吗?
佩佩愣了下,心想我又不瞎当然注意到了,我就是没好意思问。
素素站起来,他的小车忠心耿耿地带着他移动到窗边:那是很久以前……

素素有个巫师盆友,大家都是一起上过幽冥大学的同学,也经常一起喝茶什么的,有一次吵的挺凶,原因素素不肯说。
他就诅咒我这辈子只能踩着小车移动,只有真爱的鲜血才能解除。素素愤愤地说。

……所以你勾引了公主,然后还有我?

素素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没勾引公主啊,她自己过来的,听了我的故事后她给我出的主意,说顺便可以找个如意郎君。
再说了,我只能站在小车上,我怎么去勾引公主。

为了证实自己的故事,素素叫来了他的扫把,骑上去后扫把像是很痒似的扭动起来,直到素素被甩下来,扫把松了口气,舒舒服服地窝在了墙角。

……可是我们没有特别深厚的感情基础,真爱也需要培养的。我觉得你还是跟你的巫师朋友道个歉,让他帮你解了诅咒吧。
……他诅咒了我之后我也很生气,便诅咒他一辈子不能念咒语一念咒语就变成青蛙叫,直到他解除了我的诅咒。
……然后他也生气了?
……是,而且我忘了,他不能念咒语也就不能替我解咒,所以我的咒语变成了一个悖论。

……啊,那他肯定会生气了。
嗯……我试着找他,用咒语呼叫过他,可是他不能用咒语回应我,所以就一直没找到,而且我这样,也不可能亲自去找他。

……所以真爱的鲜血?
嗯……我就想着一般童话不都这样吗?

王子和公主?真爱?

是啊,然后随便给我点血就行了……我想……

可是我真的,跟公主不来电啊……佩佩也挺急,他想帮素素,这么长时间一直白吃白住也不好意思。
好心的公主又叫来两个公主朋友,一个是想帮忙凑个真爱,另外是也凑齐了一桌麻将。

素素踩着小车飘来飘去,一天比一天哀怨。自己的城堡,自己连个二楼都上不去。
佩佩看着素素哀怨的小表情也挺着急,他给素素出了个好主意,一个小魔法,把所有的台阶都修成了坡道。
素素练习了几天,出场方式越来越酷炫。
佩佩觉得好玩自己也做了个小车。

公主终于看不下去了,说我觉得你俩一起挺好的,我出来也有半年多,得回家看看了。
公主走的时候跟素素道别,素素以为佩佩也要跟着走,不开心,不送。
佩佩不明所以,把公主送回国后一回城堡,发现家具啥的都不理他,连茶壶都不给他倒茶了。
后来他发现是巫师生气了。
回想起来有点后怕,万一他生气的时候给我下个啥诅咒不就惨了。

他不知道巫师向来随心任性,早就诅咒过了。
诅咒他将来一碰到真爱就流鼻血,哼╭(╯^╰)╮。

佩佩说我真没说要走啊!素素说你行李箱都走了!佩佩说公主喜欢我送她了,你要也喜欢我送你一百个好不好!佩佩一边安慰一边去拽踩着小车准备拂袖而去的素素,果然,一碰到素素时疯狂流鼻血。

素素帮他擦鼻血时顺便诅咒解除了。

可喜可贺👨‍❤️‍👨

注:素素可以飞了就顺便把他盆友的诅咒也解除了,大家还是好哥们。
又注:素素也给佩佩解除了咒语,两个人幸福地生活了很久很久。


完。

评论(9)
热度(36)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