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孑孓而行(中)

看来上下搞定是做不到了😭

流水账加意识流,毕竟是记录脑洞,看官们请多担待。

感谢艹毛群各位对我的鼓励,军功章上有你们的一半❤

还有我实在不好意思加狗带tag🌚


————————

孑孓而行






磊磊也是很佩服自己。

他就这么大脑放空地走过去,腆着个脸伸出手做了自我介绍。其实挺紧张的,尤其是苏队长抬起眼斜睨着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冷让磊磊有些后怕。

不过苏队长不愧是个识时务的,他笑笑,就像是看到熟人一样站起来热情地握住了磊磊的手,他的手略小,冷,有常年握枪磨出的茧子。磊磊握着他的手,在心里松了口气。

坐在对面的姑娘好奇地看着他俩,苏队长微笑着介绍了,这是吴队长家大公子,这是电影演员李小男。

李小男客气道:“不如我们一起吃吧。”

磊磊连推脱两句都没有,直接爽快地拉开苏三省身旁的椅子坐下了。他特别能聊,和李小男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又一会儿磊磊的朋友也来了,一次浪漫的烛光晚餐变成了大排档,苏队长在一旁沉默着喝光了一瓶红酒,磊磊觉得他真是能忍。

中途来了什么人伏在苏队长耳旁说了几句,磊磊伸长耳朵也没听清,就见苏队长皱着眉头,脸色更见阴沉,接着叹口气站起身来,转头看向李小男。

李小男放下刀叉:“你又要走了?”

苏队长点头,“我有急事。”转过来向磊磊微微颔首,“吴少爷,三省有要务在身,不能作陪,我们改日再叙。”

磊磊喝了点红酒,更傻了。“哎呀苏大哥你怎么还那么客气,你叫我磊磊就行啦!我们差不多年纪,干嘛那么老气横秋的!你去忙你的,这个姐姐交给我,绝对放心!我去送你!我去送你!”

说着搂着人家肩膀就要往外走,他感觉到苏队长整个身体一僵,磊磊想自己是不是有点过了。

不过他们还是“亲昵”地走了出去并热情地互相道别,磊磊目送苏队长上了车,开车的他一眼认出,是毕忠良的贴身司机。他盯着车消失的路口,在清冷的风中站了一会儿。

苏三省在车上越想越觉得有些好笑,他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个二世祖的目的是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他觉着这孩子演技不错,但是眼神却太坦率了。苏三省给自己点上一只香烟,忽然有些倦了,他闭上了眼,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也只有这片刻的时间可以让他歇歇。他总是得不停地想着好多事情,因为无论在哪个阵营他都没有同伴,不去想就会死。然而这个孩子让他感觉很新鲜,有点想看他究竟能走到哪儿。

有些危险啊苏三省。他对自己说。

苏三省习惯于把棋盘布好,对手走要走哪步,他也总会提前算出应对方法。比方说毕忠良,这个人工于心计且狠毒多疑,自己被捕那一刻起便知道了,他虽有爱才之心,但自己不示弱的话一定是性命难保,便做了个贪生怕死的样子给他看,要活下去,要踩着所有人活下去的欲望太过强烈,这让苏三省已经渐渐忘记了许多感情,对毕忠良也好,对李小男也好,他们需要自己是什么样子,那便是什么样子好了。


一场戏,是需要一步一步演下去的。

车停在毕公馆门口,苏三省下了车,抬头看到二楼的亮着灯的窗子,那是毕忠良的会客室,上面挂着时兴的花样的窗帘,一派生活充满希望的样子。

苏三省站在原地吸了一枝烟,扔掉烟头,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毕夫人很喜欢磊磊,觉得这个孩子活泼懂事不像他爹,有事没事就爱叫上他去家中做客,对此吴四宝很是满意,觉得儿子已经离成功又进了一步。

有天晚上磊磊去做客时,苏队长也来了。

寒暄几句后苏队长和毕忠良就以“商量事情”为由匆匆离开,磊磊注意到毕忠良不自然的讪笑还有毕夫人握着茶杯柄的微微颤抖的手指,她的指关节发了白。


磊磊喝着杯中冷掉了的红茶,他看着磁杯上精致的太阳花花纹,黄色的充满生命力的花瓣恣意舒展。他看着看着,忽然想起就在几天前与苏二人吃饭,饭后他去送女士回家,在车上李小男突然提出要走走,于是两个人便下了车,溜溜达达地向前走。

路灯昏黄,树影错落。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晚风清冷柔和,李小男与磊磊年纪相仿,略长几岁,她生性活泼,一身鹅黄色裙子衬得青春可爱,她与磊磊说了些片场的趣事,有些事情平淡无奇,她却有本事将其描述得生动有趣。磊磊轻笑着附和,他好久没有这么轻松的感觉了。

“你和苏队长是旧识?”李小男突然问道。

“……也不算是。”

李小男停住脚步,看着他笑了。

“下次见面,”女孩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我要告诉你他的一个秘密!”

李小男边走边哼着周旋的歌,很纯真甜美的样子。磊磊在原地盯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或许苏三省真的很喜欢这个女孩。


但他也知道这更有可能只是个错觉。这些胡乱的思绪让磊磊心口发闷。

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听到那个秘密了。

76号逮捕了一名中共特派员,代号“医生”。





——————————



下我准备开虐了,嗯。

评论(8)
热度(26)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