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孑孓而行(中二)

一不小心废话写多了,没办法只能分出来一个……

据说有肉🌚



——————————

孑孓而行


中二


吴四宝的手下有嘴碎的,跟磊磊复述了当天审讯“医生”的情况。

吴磊安静地听着,听到毛巾的时候他感到一阵反胃。

磊磊最开始在想他们是不是在夸大其词,怎么可能?后来他又想到这是真的,这就是苏三省。

于是整个下午磊磊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不要抖了,他对自己说。他在家里用唱片机听周璇,放得很大声。他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强迫自己不要吐出来。

傍晚,他独自开车跑到歌厅里,有些神经质地点了好多酒,听漂亮姑娘唱着柔曼的情歌。然后他机械化地灌着酒。


他发现自己在瞪着桌子上花瓶里那朵淡黄色的小花。曾经有个穿着鹅黄色裙子的姑娘,她很可爱。她曾经像这朵花一样绽放着。

磊磊猛地站起来,他越喝越清醒,清醒得有点难以承受。像是在摆脱什么似的,他的手在空气中胡乱地挥舞了几次,然后颓然放下。他呆呆地站着站着,抬起手捂住脸,深深地呼吸着。他想发泄,想大喊,像是毁灭一切的那种感觉,但是他没有。他只是抬起头来,眼神变成了一个醉鬼那样。他抬手,唤来了一个衣着暴露的姑娘。

磊磊进入76号是迟早的事情,他表现很优秀,连毕忠良都对他颇为赏识,苏三省也表示了欢迎。

毕忠良问苏三省,怕不怕这孩子取代了你的地位。

苏三省抬眼,轻笑,我更担心你的地位。

所以说,男人在用下半身思考时都是废物。苏三省伏在毕忠良胯下卖力地吞吐着,他知道这只老狗的一切怪癖,知道怎么能让他开心,怎么能让他大脑短路。苏三省从很久以前就能看懂人们的各种眼神——各种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眼神。

或许是时候会会这个小鬼了。

吴四宝全凭着一股狠劲当上了76号警卫队大队长,他什么都敢做,谁都敢杀,也算是为76号立过大功。在毕忠良面前,他就像是个忠诚的鬣狗,好用,贪婪。而他的儿子,吴四宝也不懂儿子为什么老是跟着那个苏三省,在他看来,儿子跟着自己干,能得到毕忠良的赏识,又能收到更多的银子,他的眼里地位,银子就是至高无上的。可这个苏三省,吴四宝看得出来这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虽然是个不学无术的莽夫,可有着野兽护食般的直觉,他嗅得出这个人身上带着危险的味道,这个瘦小的看起来不堪一击的家伙是个破坏者,是个闯入者,是个阴谋家。他冲儿子发了火,可以接近任何人,除了苏三省。

儿子一句话让他闭了嘴。

“你不去接近他,你怎么能知道他的弱点?你怎么能打败他?”

吴四宝心中的算盘拨得飞快。他知道,儿子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如今上海滩乱成一盘散沙,日本宪兵队、租界巡捕房、汪精卫、青红帮,还有那无处不在的中共锄奸队,戴笠在上海虽被折了羽翼,可这虎踞龙盘之地,谁又能确保全身而退呢?儿子和自己肯定是一条心,年纪轻轻却敢想敢做,也着实让人宽慰。

他这么想着,对儿子的行为就更加没了约束,还特地提出了提苏三省为大队长,做了个退位让贤的姿态。苏三省也一副惶恐的样子推辞了,此事算是不了了之,可吴磊却正式登了台。短短的半年来,这个年轻人在毕忠良和苏三省的“大力提拔”下,参加了几次针对军统余党的特别行动,也算是建功立业,除了秘密行动外,基本上也可以独挡一面了。

苏队长那边呢,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他似乎更善于隐藏自己,深居简出,就连毕忠良都不知道他住所地址。而就是这样一个“隐形人”,对于这个年轻人表现出来的近乎狂热似的追捧也似乎是颇为受用,他对磊磊关照有加,多次推举他参加行动。76号院一向肃杀的空气,在磊磊到来之后居然有了些新鲜的活力,就连从来不苟言笑的苏队长,表情也轻松了些。

磊磊有个风流好玩的名声,他甚至邀苏三省去歌舞厅喝酒,苏三省推脱过几次,竟也欣然相随了。对此吴磊有些惊讶,他以为苏三省会拒绝的。

那天晚上他看到一个超越了想象的苏三省,推杯换盏间,一向冷静得有些不近人情的上司,此刻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在这灯红酒绿的映衬下变得鲜艳浓烈起来。他一口喝光那柔荑小手递过来的红酒,对着舞女们笑得放肆。

在这场真真假假的暗战中,磊磊已经习惯于注视着苏队长的一举一动,今天晚上,他的眼更是无法移开。他想不到苏三省还有这样一面,他认识的苏三省,沉默,阴暗,行事果断决绝,如果你见到过审讯室里的他,你就能明白他其实更像个从地府爬回来的鬼。而这里的苏三省,磊磊知道这个人心思缜密步步算计,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是在演戏,可他却盯着那人旖旎带笑的双眼和泛着水光的嘴唇,像个傻子一样口舌发干,双眼僵直。

苏三省像是有些热了,他脱掉外套随意扔在一边,有些粗暴地拽着领口,身旁的姑娘也是心领神会,忙拉住他帮他解开领带和衬衫扣子,苏队长甚是受用地靠向身后,任由她伺候着。磊磊注意到自己又开始盯着他的颈子看,身边有美人吐气如兰,自己却像是个傻小子,他想起了一些闲话留言,在心中骂了一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那天晚上吴磊喝醉了,有些事情像是发生在梦中——他狠狠地把那个人压在身下,这个刽子手,这个魔鬼,在自己的拥抱里奇异而瑰丽。吴磊记得自己的愤恨和不甘。空气在升腾着,有什么东西在燃烧,灼出些看不到的伤口,转而燎烧感遍布至全身,很疼。

那不是苏三省,苏三省才不是这样的,那不是苏三省。

如果真的是梦,那梦里的感觉也太过真实了。



可如果是现实的话,那么这一切也太令人绝望了。




评论(16)
热度(28)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