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孑孓而行(完)

先跪毕老板。毕老板我错了(跪)


——————————

孑孓而行






此后没过多久情况急转直下。首先是吴四宝被日本宪兵队逮捕了,罪名是劫了日本人的黄金。磊磊深知自己父亲虽是爱财,但这种撞枪口的事情是断不能做的,他连夜找到毕忠良,求他保释父亲。

毕忠良和他一样着急。毕忠良看得更清楚,这恐怕不是日本人的主意,而且目标更不可能只是一个吴四宝。他深知自己负得债太多,日本人他虽然得罪过,但也不至于直接在他手下身上开刀。能利用日本人对付他的,只有他的顶头上司。

他死死地盯着桌前垂手站立的苏三省,良久之后叹道:“你害了我。”

苏三省不置可否。“有内奸。”他说。

毕忠良当然知道有内奸。他握着手里的烟斗,抓紧又松开,额头上青筋直跳。最终他狠狠地把它往桌子上一拍,咬牙切齿地对苏三省道:“挨个的审,给我查!”

苏三省微微颔首,出门嘱咐了手下几句,上车,直接去了歌舞厅。

磊磊还真的在。被三四个姑娘包围着,很受用的样子,苏三省径直走到他面前站定,几个姑娘都识相地退开了。

磊磊抬头,笑了,他醉醺醺地站起来想要拉苏三省,对方闪身躲过,坐在了他的旁边。

“你认识唐生明。”

这是个陈述句。磊磊一愣,看着他一脸傻笑,“唐先生?认得认得,重庆来的嘛,我们一起喝过酒!你问他做什么?不认识他吗?我介绍……”

话没说完就呕了一地,服务员手忙脚乱地冲上来,苏三省在边上冷眼瞧着。

“你应该想到的。”等收拾得差不多了,苏三省忽然说。

磊磊站直,接过一杯水漱口,一边擦着眼角泪水,反问道:“想到什么?”

苏三省沉默地掏出烟盒,拿出两根,一根递给了他,另一根自顾自地点燃吸了起来。磊磊接过烟,在手里玩儿了一会儿,然后叼在嘴里凑到苏三省嘴边“借了个火”。

两个人就坐着,静静地抽着烟。周围的人都散开了,留下个颇为清净的角落。

“我没见过我的母亲。”

磊磊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上旋转着的五彩灯光。他胡乱地说着,也不管身边的那个人听到没听到。

“我爹她十四岁的时候就把她抢到了手,头一年她就怀上了我。”

“第二年春天,她就难产死了。”

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很多,包括他小时候偷摘过邻居家的枇杷,他好久都没有这么醉过了。

清醒过来时他在自己的床上。他下楼,吴四宝的几个姨太太哭哭啼啼的,他的头更疼了。

苏三省在审讯室待了几天,内奸不好找,日本人那里却传来了消息。

吴四宝在狱中染了恶疾,抢送至医院时已经不治,为了防止病情扩散,宪兵队只好将其火化。

这还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磊磊面无表情地捧着父亲的骨灰回了家,全家人哭得他大脑发蒙,耳内轰鸣。他也的确是哭不出来,只觉着烦闷的慌,合上眼也找不到点清净。

草草给吴四宝办完了丧事,吴磊觉着浑身都散了架子似得疼,合衣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在一团混沌里飘着。混沌中他突然想起来前一他对着苏三省的胡言乱语,他那天是真的喝醉了,第二天醒来怎么也想不起都说过些什么。今天这乱糟糟的情况下,苏三省的声音却突兀地出现在脑海里。

“他还没怀疑到你,是时候了。”

磊磊猛地睁开了眼。

“吴磊,”苏三省还说,“保重。”

吴磊定了定神,从床上站起身来。收拾好自己后,他开着车去了歌舞厅,和接头人传出了暗号。

吴磊在他习惯的位子上一个人坐着。他没有喝酒,也赶走了其他人。生灵涂炭,这里像是个奇怪的被隔绝起来的世界,这些人为什么而笑?为什么而歌?他远远地看着,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感到难过,或是释然,他发现自己难以抑制地想起那天晚上的苏三省,像个梦似的苏三省。

这一刻,他承认自己是真的输了。他做了应该做的,但还是输了。

是啊,输了。他自嘲地笑了笑,起身整整自己的衣服,将帽子带好又正了正,推开门。门外是黑暗的,长长的路。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迈步走了出去。

不久之后,冈村以“道歉”为由宴请毕忠良。

是夜,毕忠良腹痛难忍,送医抢救不治。

76号就这样变成一盘散沙。

这之后没有人再见到过苏三省,随着76号的覆灭,他好像就此人间蒸发了似的。大家各种传言,说他被中共地下党杀了,也有说他被戴笠处死了,或者是逃跑了。后来磊磊翻了报纸,果然看到了他的死讯,说是被发现时倒在巷子里,腹部和脸上多处刀伤,面部完全被毁了,是靠着随身携带的钱夹才认出,倒像是被寻仇的。


吴磊笑了笑,合上报纸。



完。


篇外


苏三省在路边看到一棵好大的桑树,枝繁叶茂,果实累累。桑葚熟透后落在地上,紫色的汁液让空气中带了甜腻的味道。

苏三省走到树下,抬头看着。树叶间隙中,阳光灿烂得有些晃眼,他就把眼睛闭上了。阳光透过薄薄的眼皮呈现出好看的橘红色,柔和多情的暖风带着清新的香气,好多好多早就被遗忘了的感觉被唤醒,很舒服。

他依稀想起当年母亲用围裙兜了桑葚回来,记忆深处就有了一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可是母亲的脸却怎么也记不清了。

恍惚中有人走了过来,阳光被挡住了,苏三省睁开双眼,看到吴磊逆着光站在自己面前。

大男孩的手摊开,手心里有好几颗紫色的小果实,他脸上是和阳光一样灿烂的笑。


“喏。”


完。

——————————

终于完啦!做个说明吧。

1.磊磊的确是中共特派员,任务是收集情报,铲除76号。他的上线是唐生明,两个人中间还有许多特工,互相不知道身份。
2.苏队长被策反后说服了毕忠良回头对付汪精卫,以造成内讧除掉汪伪。摧毁76号也就等于折了汪的势力,于是苏队长看清了磊磊的行动后,并没有去直接干涉。
3.磊磊并不知道会先拿自己父亲开刀。
4.我知道李小男的死太壮烈,但是我非常不喜欢原著里苏队长的结局,转述比较好点。
5.磊磊一直拿不准苏队长是姓蒋还是姓汪,一直到最后才确认了。
6.毕老板我对不起你(噗通跪下)

废话太多,不过总算是完啦~最后抄一首诗结尾。


爱是燃烧而看不见的火
是疼痛而感觉不到的伤
是不能满足的满足
是无痛而又痛彻心肺的痛楚。

爱是比深爱更深的不爱
是茫茫人海里孤独的跋涉
是永远不会因满足而满足
是失去时才得到的关照。

爱是心甘情愿的被俘
是胜者服从于败者
是忠诚于杀害我们的人

如果爱是这般自相矛盾
又如何在人的内心深处
激起如此真挚的情感?


——卡蒙斯

评论(9)
热度(25)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