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不可思议的爱情故事




慎入:不可思异一哥×威廉(鹏正),请叫我冷cp生产者。
攒了几个小段子,发出来雷大家🌚
我真的觉得话唠惧内大哥×傲娇暴躁小弟可萌🌚


——————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一哥大早上的跑出门收债,下午回了家神神秘秘地拉过威廉问。

威廉摁着手机头也不抬。“端午。”

“咋这么没生活情趣?端午都过了一礼拜了!你忘了咱俩上礼拜吃饺子了?”

“……哦,屈原烧头七?”

“媳妇儿真幽默,不是不是,你再猜!”

威廉抬头白他一眼,“猜你妹啊,你说不说,不说我玩游戏去了。”

“说!说!”一哥笑的见眉不见眼,“你忘了?今天是你搬进来整整一个月的日子!我连礼物都给你准备了!”

威廉挑着眉,一脸嫌弃地接过一哥手里的大金表。

“……真俗。”

说着就往屋里走,一哥在他身后直嚷嚷:“俗吗我买的最贵的那个,哎媳妇儿你别走啊这咋还急眼了?媳妇儿我错了你不喜欢咱可以去换呀你别跟我急眼成不?媳妇儿我还订了烛光晚餐啊——!”

威廉忍无可忍回头踹了他屁股。

“嗷!”一哥夸张地躲闪着,“别瞎踹,踹到腰子上以后你守活寡咋办?”

威廉抬脚踹他裆。

一哥赶紧捂着裆告饶,威廉白他一眼,脸上带了点儿笑模样。

一哥美坏了,“乐了?媳妇儿一乐真好看!咱晚上去吃烛光晚餐咋样?表买给你摔着玩儿的,你想要啥咱再去买!”

——————

威廉不知道的是,小弟们全都知道了他和一哥的事。

威廉更不知道的是,这些基本上都是一哥自己吹出去的。

——————

“媳妇儿我乖不乖?”

“……还凑合。”

“我这么乖你不得亲我一下以示鼓励?”

“……滚。”

——————

大家一起出去跑业务,也是一哥傻逼,赶了个晚高峰。几个车堵路上半小时没挪窝。

威廉手一挥,艹尼玛下车!坐地铁!

坐地铁去收债的黑社会也是头一次见。

地铁也不是好坐的。几个人分了好几趟才挤上去。一哥贴着威廉,威廉贴着门。

威廉瞪了他一路。要不是挤得胳膊动不了,一哥早就被卸掉个膀子了。

过了两站人稍微少了点,上来个老太太站到俩人旁边

威廉皱着眉看着老太太,老太太瞅见他酷炫的表情,哆嗦了下往旁边挪了挪。

一哥看见威廉眉头皱得更厉害,心里一唬就想拽他,没来得及出手,就听他扯着嗓子喊了句:

“谁少坐会儿,给老人让个座儿啊!”

一哥和老太太都一脸痴呆地瞅着他。其他人都拼命地装睡觉。

威廉又问了句,没人说话,他啧了一声,站到了老弱病残孕专座前面,专座上坐着个小年轻,戴着耳机玩儿游戏。

威廉伸手把他耳机摘了。

“有腿有脚的,给老太太让个座!”

“有病啊你!多管闲事,你他妈有腿有脚你怎么……”

卧槽要完。一哥伸手第二次去拦,又晚了一步,威廉已经一巴掌削了那小年轻。

“尊老爱幼懂不懂?啊?!”威廉一边削他一边语重心长,“你家没老人?嗯?”

车厢气氛愈发尴尬,小年轻被削得有点懵,正要发作瞅见了威廉衣袖隐藏下酷炫碉堡的花臂,拽着包,窝窝囊囊地站了起来。

威廉冲老太太一招手,“坐!”

老太太懵逼地坐下了。威廉站边上继续教育她:“那么大岁数,你闲的啊,非得高峰坐地铁?”

老太太唯唯诺诺地点头应了。

一哥全程保持微笑。

——————

“你特么笑啥啊!恶心死了!”

——————

一哥近期业务较忙,晚上有点力不从心。

小弟们很痛苦,威廉本来就暴躁,这几天更暴躁了。

于是大家开了个短会,最终决定集资买了王八黄鳝孝敬大哥。

——————

一哥打从娘胎出来第一次感受到命运的邂逅,是在一个撸串的夏夜。

干掉两箱纯生后大家都有点飘飘然,一起来的有个二货就开始吹牛逼,年轻时干的那点龌龊事全翻出来了,什么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好多纯情少女为他打胎,什么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牛逼到不行。一哥听着有点烦,但是这货也算是生意伙伴,搭理他还不如搭理眼前的大腰子。

“嘿我操!”

耳边传来一声怒喝,接下伴随着清脆的玻璃炸裂声,那个牛逼的花花公子应声而倒。

一哥抬头,逆着昏暗的灯光,有个挺年轻的小孩儿特别威武霸气地站在那儿,手里拎了半个啤酒瓶。

“叨逼叨叨逼叨,”小孩儿义正辞严地挥着啤酒瓶,就跟挥着教鞭似的,“你特么的尊重点妇女儿童!艹!”

大家楞了两秒,然后纷纷抄起酒瓶准备干仗,只有一哥抬着头,盯着那个小孩儿没挪窝。

卧槽……

一哥仿佛听到了胡胡腔在耳边炸响,随着一声高亢的“哎嗨哎嗨哎嗨哟——!”全身细胞都扭起了秧歌。

这小孩儿长得也太水灵了点儿!

砸别人的姿势也好优美好好看哦~

酒瓶和板凳翻飞中,一哥迅速地陷入了热情如烤炉般的爱。

——————

一哥有次嘴打秃噜,当着小弟们叫了“媳妇儿”。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亲历者回忆当时的情景时哭着说:“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

——————

小弟们在背后称威廉为“大嫂”。

——————

一哥发挥自身特长,威廉生气的时候,他就学宋小宝和赵四逗他。

有次俩人在床上鏖战,一哥爽到大脑短路,不小心用赵四的声音喊了出来。

气氛一下子诡异了起来。

一哥被一脚踹下床。该绝技就此封印。

——————

一哥出去遛弯,回家抱了一捧玫瑰。

威廉:“几天死了,瞎jb买。”

一哥出去遛弯,回来抱了一盆仙人球。

威廉:“……”

——————

威廉养花不得要领,仙人球浇水有点多,居然死了。

威廉瞪着花盆,额边青筋直跳。

然后他一拍桌子,回屋拿了根趁手的球棒就要去找花店拼命。

一哥拼了老命给拦住了。

——————

威廉晚上睡不着玩着手机,转头看见一哥睡成一头死猪。

威廉看着他傻乎乎的脸,看烦了,就伸手去玩儿他鼻子。

一哥摆摆手,嘟囔两句继续打呼噜。

威廉玩儿性大发,干脆去拔他鼻毛。

一哥还是迷迷瞪瞪的,闭着眼,一把把威廉搂住了。

“媳妇儿乖……”

谁是你媳妇儿啊!威廉正要伸手去推他,听到这傻子迷迷糊糊地笑了。

“老稀罕你了媳妇儿……”

威廉手停住了。

说了多少次不许叫我媳妇儿……他撇撇嘴,捏了捏这个傻子的脸。





完。

评论(7)
热度(19)
  1. 颓废写手Modern Life Is Rubbish. 转载了此文字
    厉害厉害!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