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狗带CP)


下午三点,去张老师家练琴。

张老师家不是很远,坐公交也就五站地,下车的地方是个小公园,从北门进去,出东门,左手边就是张老师家小区了。

袁华拣树荫凉的地方,提提踏踏一路走着。小路曲曲折折,树很高,抬头能看见枝桠交错间蓝色的天。树上的知了拼了命地叫,空气干燥没有风。

通向门口的路没有树荫啊……袁华挫败地垮了肩膀,抬头已经可以看到张老师家的楼了,路面和高楼一起发着耀眼的光。最让人佩服的是这时候居然还有几个小孩儿在太阳下荡着秋千,家大人也不说管管。

要不请个假说自己中暑了?袁华垂头丧气地想着,但最终还是认命地走向阳光。

……好热。

——

“您好?”

对讲机里传来张老师的声音,袁华愣了两秒,犹犹豫豫地凑近。

“张、张老师……”

“小华啊,”张老师的声音经过电流,有些失真,有些陌生,“快进来快进来,十六楼。”



“……五、六、七……”

袁华斜靠在电梯的角落里,仰着脑袋数楼层。

“……十、十一……”

十一楼时电梯突然停下来,上来个大爷。袁华连忙乖乖站正。

大爷摁了一。

……就不能再等一趟啊……袁华冲着老头儿的后脑勺瘪瘪嘴。

“……十六。”

电梯门打开,张老师就在门口,冲着袁华微微地笑。

袁华也笑了。他小心翼翼地绕过老头儿,“张老师,您在等我啊!”

这话说的。

“嗯,小华是第一次来我新家?”

“是啊。”

“还挺好找的吧?”

“嗯,好找,就五站地。”

张老师侧着脸听袁华说话,脸上还是带着那种微微的笑,从小到大都没变过,他比袁华大不到十岁,却像是大了好多。

袁华拘束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张老师将水果一样样端出来摆在茶几上。严肃的深色大理石桌面上,摆着彩色卡通的果盘,还挺可爱的。

“小华尝尝这个桃子,平谷刚带回来的。”

袁华推托不过,就拿着了。张老师转身又去给他拿来可乐,回来一看,他还像是捧着圣旨似的捧着那个大桃子,终于忍不住笑了。

“小华你怎么了?干嘛这么拘的慌?”

“啊?”袁华的脸腾地红了。是啊?怎么了?和张老师不过就几个月没见,怎么跟耗子见了猫似的?

“有什么心事吗?”

袁华使劲摇着头,“没、没有啦……我就是头一回来……有点……”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张老师……”

“嗯?”

“我明年就高考了。我妈让我跟您说一声,过了暑假,先把钢琴放一放……”

“嗯,学业为重,好好加油。”

……可能是高考压力太大吧……

——

“晚上在我家吃吧?”

“喔,我、我约了同学打球……”

“嗯,那记得早点回家。”

——

袁华在麦当劳里啃了个汉堡。推开门的时候太阳刚下山,天空带着奇异好看的颜色。

袁华坐在公园的秋千上咕噜咕噜地吸着可乐。路灯亮了,有小虫子赴死般地绕着飞。

抬头可以看见张老师家的楼。

张老师家里装修简单沉静,是张老师的风格。

张老师一点儿都没变。

张老师结婚后,一点儿都没变。

袁华扔掉可乐,摊开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只不过是多了可爱的卡通果盘,带着蕾丝花边的沙发巾,洗手间的护肤品,随处可见的鲜花……

还有玄关那幅好大好大的婚纱照。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张老师和他的妻子,她很漂亮很漂亮。他们笑着,看起来好幸福。

……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少年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呜咽,然后整个肩膀抖动着缩成小小一团,看起来瘦弱得可怜。

我撒慌了,张老师。

我不是第一次来。

我来过好多次了。您家不是很远,坐公交也就五站地,下车的地方是个小公园,从北门进去,出东门,左手边就是。小公园里面有树荫,可是到门口就没了。

这里有个秋千,我就坐在这里,看着您家。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完。

评论(11)
热度(31)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