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约翰·班维尔——《海》

涌起陌生潮汐的那日,他们——众神——离世。整个上午,乳白色的天幕下,港湾里一浪高过一浪,攀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浪尖逼近沙滩,舔噬着沙丘基部——你知道,除了偶或一阵小雨滋润,沙滩已是干燥经年。在我们当中任何一位能够记事之前许久,那艘货船就搁浅在港湾遥远的那端,锈蚀的船体一定以为这是它下次起航的预兆。从这天起,我再也不会游泳了。海鸟呜咽着俯冲下来,看起来情绪失控,像是承受不住,辽阔的一湾水域膨大得像一个巨大的水泡,闪着铅蓝色的邪恶的光。那一天,那些鸟看起来苍白得不可思议。海浪堆积起黄色的泡沫,沿着海岸线镶了一道金边。高高的海平面上,见不到一艘船只。我再不游泳,不了,再也不会了。

有人刚刚穿越我的坟墓。有人。

评论
热度(2)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