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曾树×苏三省)厉鬼



——————————

依然是cp高亮,无剧情渣文笔,和一个被自己冷哭的我……

另外那么多说是同好的……你们到是写个文啊啊啊啊啊哭泣……

_(:3」∠)_

——————————


曾树梦中看到苏三省。彼时他看到的只是个瘦弱的背影,但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什么凭据,他认得出这个背影就是自己的副官。

他朝着背影伸手过去,梦里的细节记不真着,也有可能没有伸手只是喊了一声,他此时是有些恼怒的,这个副手一向自大越权,对自己阳奉阴违,着实地不招人喜欢。

其实早该除掉他,没想到却拖了许久。直到河内刺汪行动失败。

曾树知道,这苏三省性格乖张,树敌众多。可他没想到的是,几乎整个上海站都在查内鬼时将苏三省推了出来。平日里各怀鬼胎,到这时却一条心了,也说是世态炎凉。

那时的审讯室与这个相仿,不同的是自己所在的位置。曾树抬头看看对面端坐着的李默群,还是一样地讲究,金边眼镜下的脸也有三分儒雅,与自己的狼狈形成了鲜明至极的对比。曾树抬手想擦擦脸上的雨水,就这么小的一个动作,便有十几把枪顶在头上了。

李默群挥挥手。曾树笑了。

大家算是熟识,彼此的手段,目的也都了解得很,“李老板,”曾树继续笑着,“是曾某人输了,区区一夜便将我上海站全缴,贵处行动力的确令人叹服。”

曾树不傻,换句话说可谓是相当聪明。他识时务,知进退,与苏三省截然不同。苏三省在逆境中像只疯狗,苏三省在泥潭中只会越陷越深。

“曾某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助李老板立功受赏。”

“我只有一个疑问,希望李老板能为曾某解惑,让我输得心服口服。”

李默群闻言也笑了。他今晚的确是有些得意的,便懒得再卖关子,“不才若无贵人相助,绝不敢妄与曾站长作对。”

于是,带着看戏的心情,李默群将苏三省供了出来。被自己的副官背叛是什么感觉呢?这二人以后若还是同僚,这间隙倒是个可以继续利用的点。

在听到苏三省这个名字后,曾树果然失了冷静,与其说是被背叛的愤怒,更像是活见鬼的惊惧。

“你……你说是苏三省?!我们站的苏三省?!”曾树双眼赤红着,整个人都激动得颤抖起来。

“是啊。”李默群皱了皱眉,微微坐正。

“苏三省?!今晚?!是今晚给了你名单和地址?!”

李默群清清嗓子,点头。可能是电压的问题,审讯室本就昏黄的灯光明暗闪烁着,不知何处吹来的风更是平白地添了几分阴冷之意。

曾树却呆楞了许久,眼神更见狂乱。此时他脑中已乱作一团,许多声音许多画面一齐涌来,苏三省苍白带血的脸,苏三省凄厉的咒骂,还有梦中那瘦削的背影。

曾树不由得笑出声来,像是想起什么开心的事情似的,李默群听着那笑声,只觉得小小的审讯室中气氛愈发的诡异起来,内心深处不知为何有了慌乱,头皮也莫名地发麻。

“曾站长是不信……”

“不,我信!我当然信!”曾树抬手打断了他,他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渐渐平静下来,“他说了会回来报复我的,我当然信。”

曾树此时的脸如厉鬼般,惨白可怖。

“李老板,您知道他是何时说出要报复我这句话的吗?”

看到李默群摇头,曾树扯起嘴角,神神秘秘地招呼他靠近。李默群不自觉地靠近,听到曾树刻意压低的嗓音,这句话,让他瞬间愣住了。

曾树说:“那是我亲手杀了他的时候。”

曾树笑着看他。李默群在混乱中注意到不知何时开始,审讯室只剩下他二人了。

“说起来,今天正好是头七啊……”曾树声音空洞,夜风渐劲,直吹得门窗哐哐作响。曾树闭上眼,梦中的苏三省终于转过身来,一如他死去时那样,脸是苍白带血的,眼是漆黑无神的。

“你终是回来找我了。”




完。


评论(8)
热度(27)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