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Will Burn this City.(6)

六、



抛弃了用了好几年黑框眼镜,换上隐形的堂本光一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儿羞涩。

一进店就被店长盯着瞅了很久。

“你这个月奖金没了。”瞅完之后,店长冷冷地说。

“诶?!”

“有个可爱的小男朋友,还特么长这么个脸?”店主忿忿不平,“这得交罚金好嘛罚金!”

堂本光一没理他,可能是“可爱的小男朋友”这句话让他内心深处产生了强大的波动——啊,原来世人都是这么看我们的关系吗(并没有)?哪有啦只是老同学嘛不过话说回来旁观者清,原来我们已经是这种关系了吗大家都在想什么啊哈哈哈哈真是令人困扰呢哈哈。

堂本光一稍微“捯饬”了一下这个万年不遇的行为还影响到了一个人——“那个姑娘”。

“不!我不相信!”

踏进便利店的瞬间,姑娘瞪大眼捂住了自己的嘴——姑且算是相当吃惊的演技。

“这不是真的——”

然后她哭喊着就转身跑了。整个过程挺痛快,大家都挺满意。

“今天怎么……”店长正要说什么,看见堂本光一眼神越过自己笑得仿佛一个傻子,只好把话咽下去,顺便翻了个白眼。

“刚刚有个女孩哭着跑出去了……”转身一看果然是堂本刚,今天依然是非常时尚。光一这是傍上金主了啊,店主一边腹诽一边和笑眯眯的堂本刚打了招呼,便识趣地退下理货了。

“啊是吗?没有注意诶。”

堂本光一的回答让店主的白眼都要翻到脑后了,是啊您当然没注意了您除了小男朋友您注意啥了?现充真是太烦了货架都摆错了啊!

“好像是从店里跑出去啊……还喊着不要啊之类的……”

“是吗哈哈,可能是想买的东西缺货了吧?”

不不不缺货的是您的脑细胞吧?

“那还真遗憾呢……话说回来,前辈今天晚上有空吗?”

“有啊有啊!”

没有哦!!!今天晚上是您的夜班啊这位前辈!!!——店长内心深处的咆哮。

“太好了!我啊,有一个朋友,她有家club,就男大姐那种club,前一阵重新装修,今天重开业来着。”

鉴于堂本刚的说话习惯,店长放弃了咆哮,加入了堂本光一“嗯嗯哦哦”的接话队伍。

“她就说啊,刚可以带朋友一起来,啤酒的话免费喝哦——”

“嗯嗯嗯嗯!”听到免费二字的店长头点得飞快。

“可以的话店长也一起……”

“店长晚班。”

“诶——!”店长哭了,堂本光一你太不是东西了,“明明是光……”

被两双眼睛一起盯着的店长识趣地咽下了后半句话。

……本来以为恋爱中的堂本光一会好相处一些,没想到却是变本加厉地抖S。

“不过光一君居然也会喜欢一个人啊,我以为你厌恶全人类呢。”

“……他不一样。”沉默了一会,堂本光一淡淡地给了答案。

……没有否认厌恶全人类……吗?店长撇了撇嘴,觉得这两个人还真有意思。一个认识了一两年,加起来说的话还没有这两天多,对一切事物漠不关心,确认了是在厌恶全人类;另一个仅仅几面之缘,就觉着温和礼貌,家教极好,待人接物方面游刃有余,这俩人是怎么凑一起的?

不过面前这张现充脸还真是碍眼。

“光一君。”

“嗯?”

“做过了吗?”顺便做了个很猥琐的手势

“说说说说说什么呀!”

果不其然,没有。店长接住堂本光一没拿住的杂志,摆好。

“你这也太怂了,不会是连kiss都没有呢吧?”

堂本光一那日常没啥表情的脸已经变成煮熟的章鱼一样了。看来是kiss的k都没有。

“不至于吧你?”

这不是至于不至于的问题啦……堂本光一也很纠结,理论上他应该解释说我们只是很久没见的老同学,他是我可爱的后辈,我怎么会对好久不见的后辈下手,更别提k...kiss之类的……

可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可爱后辈的可爱嘴唇。小小的,粉色的,有点儿翘,看起来是很柔软不知道尝起来……尝什么啊堂本光一!振作点!

大脑在和下半身的战斗中比起来永远是败者——男人真是可悲的生物。

这个战斗如果有了酒精的加成就更加没有可比性了。更别说是这种啤酒免费喝的情况下,而且在此之前,对手还是堂本刚。

今晚,对手尤其的强大——梳着精致发辫的堂本刚穿了礼服,在club暧昧的灯光下弹着钢琴。

刚说的打工,原来是在人妖club里弹钢琴啊……

——不是恍然大悟的时候啦,不过,嗯……

“特——别好看是吧?”

刚的熟人,也就是club的妈妈桑替光一补上了这句话,“你说长成这样要是也打扮上我家酒肯定超好卖的,可他说什么都不干,人家好失望的。”

“不过光一君有兴趣么?绝对比便利店赚得多哦?”

堂本光一看着妈妈桑的胡渣和红唇,婉拒了她。

“诶——双重失望!那种秃头大叔有什么好的?绝对是我这边比较好玩哦!”

“那种秃头大叔”指的是店长,把夜班换给了别人死皮赖脸地跟着来的。现在喝成了一摊醉酒的秃头大叔。

“不过我家店里一般不需要这么高雅啦……tsuyopon——妈妈想听矢沢啊!请来一段永吉谢谢!”

“永吉的话就别要求我穿礼服啦大姐!”

“或者虽然不是正确的刚,来个長渕也行拜托了!”

“什么叫做不是正确的刚啊?不是長渕真是对不起哦!”

堂本光一笑着看他嘟嘟囔囔地抱起了吉他。

辛苦啦。

越过妈妈桑,用口型加手势比划着。

要喝什么吗?

刚回了他一个“没办法啊总是这么麻烦”的表情,然后眼前一黑,被一个巨大的身影和一杯乌龙茶挡住了视线。

“给,喝完了快点長渕,还有工作场所禁止恋爱!”

乖乖喝着乌龙茶的堂本刚有点儿脸红,堂本光一则是专心地研究起自己眼前的花生米,像是要给它们按身材排队。

醉酒的大叔们开始跟着吉他唱起了長渕,从とんぼ到乾杯,气氛也从暧昧直接升温为热血,堂本光一在这沸腾的空气中,伴随着大叔们的歌声,在“乾杯 今君は人生の”这句歌词一遍又一遍响起时,应景地干了一杯又一杯的啤酒。

对自己酒量一向自信的堂本光一有点发晕,他盯着堂本刚别在耳后的一小撮儿头发看了半天,接下来好像是快进了一样,他的手就擅自跑到堂本刚的耳朵后面摸了起来。

——耳朵一点点地变红,变成好看的粉色,这让堂本光一很是满意。

“前辈好像喝醉了我……”堂本刚躲开了他继续捣乱的手,“我先……”

“干嘛啊?”堂本光一很生气。

我还想问你要干嘛啦!堂本刚抓住那个不听话的手,“我先送他回去好了。”

“回吧回吧,”妈妈桑摆摆手,“加油哦!”

加油什么啊!堂本刚拽着堂本光一往外走,前辈倒是变乖了,老老实实地让他拉着手,临走还挺礼貌地和妈妈桑道了别,并认真嘱咐了“那边的大叔随便扔出去就可以了。”

走了一会儿才发现两人还是十指紧扣的,堂本刚慌忙松开手,嗯?松不开。

“你干嘛?”被这么问了。

十分钟内被问了两次你干嘛,每次还都是抢了自己台词的你干嘛。

堂本刚有点好笑地瞅着没有松手意思的前辈,对方居然是一喝酒就超级主动的类型啊,而且是耍赖一般的主动,真看不出来。

不过两个三十出头的大叔手拉手面对面地站在路边……日本真是不得了的国家。

堂本光一没想这么多。他压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啥,他就看着后辈毛茸茸的脑袋,感觉到自己牵着的手暖暖的,夜风绕着飞,这个世界又安静又美好。

“可以吻你吗?”

刚吃惊地抬起头,看到前辈的认真的脸,认真到一点儿都不像喝醉了。

于是前辈坚定地又重复了一遍——

“可以吗?”





TBC.

————————————————————


想起上次我老公有个朋友开店也是啤酒免费喝,啊,真是美好的回忆。

然而自打怀孕到现在,已经快两年没喝过啤酒了……

麻蛋真的好想喝啊……

评论(1)
热度(13)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