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on't know me.

[KT]…Will Burn this City.(7)

七、




在人来人往的街头,被三十多岁同为大叔的前辈问:可以吻你吗?

这种人生经验,未免太丰富多彩了些。

而且是那种前辈式的——帮我买个果汁,或者是明天拿出策划来,的那种祈使语气,带着不好拒绝也没法反驳的气势,一个直球,咣地冲了过来。

而且还不准备放开我的手吗前辈?你准备牵多久?粘上了啊?诶我手上有强力胶吗?粘上了吗我们?

关西人的通病,妄想用装傻和吐槽化解一切问题,可目前的情况下,堂本刚的脑子里根本想不出什么巧妙的装傻。

不怎么巧妙的装傻没法说出口啊!关西人的自尊在呐喊。

可能看出了后辈的纠结(再看不出来就瞎了),堂本光一也觉着自己可能表现得太直白太急切了。

“对不起,时机不对吗?”堂本光一诚恳地反思了一会儿,“那我们先交往好了。”

诶?!是时间先后的问题吗?!虽然先确定关系在有进一步发展是比较成熟稳重的做法但是……诶?!我要从这里开始吐槽吗?怎么想这都不是时机不对的问题吧?

就这么混乱中被亲了。

不是那种……那种很热烈的,法式深吻那种……啊啊啊我没有觉得遗憾啊!就是那种,那种……

在人恍惚的时候,突然很温暖地印在发际线上,一个很坚定也很温柔的吻。

然而在这温暖的感觉消失后,堂本刚又犯了关西人的通病。

“盖章啊这是……”

这个毛病一定要改掉。

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上了嘴的堂本刚,混乱中保持了一丝的清醒。

这回的吻一点儿也不像盖章了。热切的,侵略般的,燃烧成火一般的,带着啤酒的味道,像是走在沙一个人漠终于看到了水的人,急切的,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烫得让人不知所措。

堂本刚似乎就在这一瞬间,彻彻底底地缴械投降,前辈的呼吸声,前辈的味道,前辈的体温,突如其来地把自己整个包了起来……身体好像是有了自己的意志,主动地迎合了上去。

“……你家还是我家?”

这个吻结束后,大脑还有点儿昏沉的时候,前辈这么问。

“都……都可以……”

堂本刚听到自己这么说。

然后他看到前辈扯出一个又大又傻的笑,接着自己就被抱起来压在墙上,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堂本刚像个小女孩似的叫出声,却又被一个更加热烈的吻堵住了嘴。

“真的……可以吗?”

前辈喘息着问到,他的声音越发低沉起来,然而这一切都让堂本刚双腿发软,于是他发现自己的腿已经很主动地环住了前辈的腰。

天呢,肯定有很多人看到了。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捧着前辈的脸,低下头,与前辈额头相抵。

“嗯,可以的。”

堂本刚说。

小小声,但是很坚定地说了。

一路上都是牵着手走的。堂本刚觉得胸腔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似的,他不敢去看前辈,就算是感受到前辈手心的温度都让人觉得空气中升腾着火。他其实还是有点晕晕乎乎的,仿佛今晚他才是喝醉的那一个。

电梯里还在忍耐,可刚刚走到门口就又被吻了。

“钥……钥匙……”

但是堂本光一根本不打算放开他,他只能一边接吻一边摸来摸去地找钥匙。好不容易打开门后,就又被搂住腿一把抱了起来,轻松到让堂本刚怀疑自己是不是瘦了。

“门!门!”

堂本光一用脚带上了门,又随便蹬掉了鞋,他酒喝得有点多,脚下不太稳,还得分神去亲抱着的堂本刚,摇摇晃晃的。

后辈委屈地哼哼着,腿又环了上来,搭在肩膀处的手也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衣服——这让堂本光一相当满意。

两个人就这么跌跌撞撞地倒在了沙发上,堂本刚的手还保持着紧紧攥着前辈衣服的状态,有那么一点点抖,说实话两个人都有些喘,但是堂本刚觉着自己整个人都挂在前辈身上这种……这种姿势,实在太丢人了。

堂本光一努力平息着自己的呼吸,后辈小动物似的依偎让他内心柔软至极,让他特别想揉揉他的脑袋。

于是他就揉了,像是揉一只小狗似的。堂本刚不开心地扭了扭脖子,带着点儿撒娇的意味,像个小孩子。

“真的、真的可以吗?”前辈又问了一次。

这是第几次了?堂本刚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啊啊不可以不可以明天去营业部投诉你哦!对顾客动手动脚可是……话说你一边问我一边扒我衣服做什么啦!

“……诶?我很努力地想让客人您满意啊!”前辈停下手上的动作,摆出一副吃惊的表情,“kiss还算合格吧?”

“……kiss的话,还好吧,”堂本刚从心底感谢对方,对对对,关西人,让我们一起用新喜剧的方式来化解这个紧张的局面吧,“可是……”

前辈的身材也太好了吧?不是很宅吗?这是新世纪的宅男身材??

糟糕,完全想不出怎么装傻。堂本刚混乱的大脑中,不知怎么忽然想起自己和前辈短暂的同校时期,听到同学提起“堂本前辈”时那种崇拜的语气。

同学们,我校昔日的风云人物,正在解我的裤子……

这位风云人物,不光解了堂本刚的裤子,还把手伸了进来……

前辈手好烫……再次被吻住的堂本刚混乱地想,前辈手在摸哪儿……唔……

可能……不把对方当成同校的前辈,就是刚刚认识的人比较好……吧……堂本刚这么劝自己,作为床伴的堂本光一不管是从哪方面看都很完美,虽然发际线高了点但是脸完全可以弥补,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些让互相都很快乐的事情不好吗?

可是手指却在控制不住地颤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继而整只手,后来带着肩膀都开始抖了。

压在身上的堂本光一停了下来。

“刚……?”

想说自己没事。不想让对方扫兴。害怕他会离开。可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前辈叹了口气,紧紧地搂住了他。

“没关系的,我们不做了好吗?”

不,不是,我也不知道……

“嘘……”前辈还是像哄小孩似的拍着他的后辈,“真的没关系的。”

说着没关系,可是下面一点儿都不像没关系的样子,相当精神地站着呢,相当精神地站起来,还戳了堂本刚的肚子。

这种情况下还能温柔地安慰别人的前辈好厉害。这种油然而生的崇拜让堂本刚渐渐止住了颤抖,“……我没事了……”他小声说,“前辈想要的话……”

“下次吧。”前辈大度地说。

……被讨厌了。正打算这么想的时候前辈又补上了一句。

“还能有下次吧?我明天也不值夜班的!”

明……明天?

“我是真的想要和刚交往的,不做也没关系,但是交往这件事请一定要考虑一下!”

说着“考虑一下”的前辈,语气实在是太过铿锵有力,让堂本刚不由地点了头。

于是前辈又扯出了那个又大又傻的笑容,然后又一次把刚揉进了怀里。

“对了……”

“……嗯?”

前辈扶着刚的肩膀让他坐好,表情很是严肃。

“你家有隐形眼镜护理液吗?好久没戴了怪不舒服的……”

……

摘下眼镜后就这样一起躺着床上准备睡觉了,在前辈的坚持下,搂在一起睡觉了。

“胳膊会麻的……”

“还好吧。”

“那里……没事吗?”

“……已经下去了,没事。”

……但是还是热,于是前辈一边说着“失礼了”一边笨手笨脚地示意刚先起来,然后爬起来开了空调。

“26度可以吗?”

“嗯。”

前辈又爬回床上,伸开胳膊,“来!”

堂本刚努力憋住了笑,然后躺了回去。

两个人经过实验,觉得还是“勺子式”比较舒服。

安安静静地像两把勺子的两个人,窝在堂本刚不怎么宽裕的小床上。堂本光一的后背直接抵着墙,还挺凉快。

“对不起啊前辈……”

“没什么对不起的……”

“一直想不到什么有趣的反应,真不好意思……”

“……你又不是新出道的搞笑艺人……没必要纠结这个啦……”

闭上眼睛时感觉很奇妙,平常都是一个人睡的,现在是两个人。堂本光一有时候会搂着个枕头睡,但是和搂着堂本刚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虽然看不到彼此,但是能感觉得到。

还不觉得厌烦。

堂本光一回想了自己的人生,毫无疑问,自己一直是孤独的。可是对于孤独的定义是什么?维持生命的一切活动几乎都可以一个人完成,比如说呼吸,比如说吃饭,比如说睡眠,对于繁衍毫无兴趣的现代人类,为什么还会感觉到孤独呢?

我会孤独吗?他想,我从来没有孤独的感觉,可是……

可是堂本刚出现了。

“……刚。”

“……唔……”

“我不是突发奇想,也不是太过孤独。”

怀里的后辈仿佛是睡着了,呼吸悠长。堂本光一没有去叫醒他,他声音很低,仿佛是说给对方,又仿佛是说给自己。

“我啊,从学校出来后,就没想过去和另外一个人保持亲密关系,直到再次遇到刚。”

“我本来已经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了……”

“我啊,一直以来也是这样,擅自给周遭冠上恶意的罪名,冷漠而又自私,只想着逃开……可是刚却爱着这个世界,无论是虚伪卑劣的,还是善良美好的,刚都在用真诚的态度,认真地爱着这个世界。”

“活得像个机器似的我,感觉一下子被治愈了。”

“能够遇到这么温柔的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了。”

“所以不交往也好,刚的存在,已经让我对生活有了期待。”




TBC.



我是多么想打上个kkh的tag啊!!!

车→手动车→要啥自行车……

对老福特充满怨恨。

评论
热度(25)

© Modern Life Is Rubbish. | Powered by LOFTER